提示

確定

首頁 > 基金課堂 > 投資者教育 > 反洗錢 > 反洗錢資訊

廣東轄區洗錢罪典型案例展播|①廣州楊某敏、劉某涉毒洗錢案

2021-03-29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

  【編首語】

  2020年,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反洗錢部門積極作為,認真學習貫徹總行易綱行長、分行白鶴祥行長關于推動洗錢罪判決工作的批示精神,與有關部門齊心協力,在推動洗錢入罪工作方面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有效發揮反洗錢在打擊洗錢上游犯罪的職能作用,為維護社會經濟安全穩定作出了貢獻。

  2020年12月2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修改了《刑法》191條關于洗錢罪的有關規定,刪除了原規定中“明知”的表述,明確將上游犯罪行為人納入洗錢罪犯罪主體,正式將“自洗錢”入刑,彌補了我國反洗錢刑法體系的漏洞,也進一步掃清了推動洗錢入罪的相關法律障礙。修正案自 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為進一步提高社會公眾對洗錢犯罪的認知度,全力推動“洗錢入罪”工作,自2021年3月開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公眾號推出分行轄區成功協助推動洗錢入罪的典型案例。

  人民銀行廣州分行成功推動廣州十年來首宗毒品犯罪下游洗錢案件判決

  ——廣州楊某敏、劉某涉毒洗錢案

  ★案情簡介

  上游毒品犯罪主犯劉某(為區分兄弟二人,以下簡稱毒梟劉某)的前妻楊某敏、兄長劉某在明知毒梟劉某從事毒品違法犯罪活動的情況下,仍通過提供資金賬戶協助轉移毒資、用毒資購置固定資產、故意轉移涉案資金、虛構債權債務轉移資產、將毒資用于投資入股等方式協助將毒資進行“洗白”,楊某敏、劉某兩人涉及清洗毒資760余萬元、560余萬元。2020年9月25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楊某敏、劉某涉毒洗錢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劉某、楊某敏因協助清洗毒資560余萬元、760余萬元,構成洗錢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期七年和五年,處罰金112萬元、39萬元。該案是2017年國家將涉毒洗錢犯罪調查劃歸禁毒部門以來,廣州警方偵破的首宗毒品犯罪下游洗錢案件,也是廣州地區近十年成功宣判的首宗洗錢案件,央視“社會與法”頻道及多家網絡視頻媒體對庭審進行了現場直播。

  (圖片來源:央視頻CCTV12現場頻道)

 

  (圖片來源:央視頻CCTV12現場頻道)

  ★案件背景和洗錢的主要手法

  2018年,廣州警方聯合廣西南寧、欽州,云南保山、德宏等地禁毒部門偵破一宗毒品案件,繳獲海洛因81公斤,該案是近三年來廣州市單案繳獲海洛因最多的案件,然而毒梟劉某名下個人財產幾乎為零,明顯不符合常理。經警方調查后發現,毒梟劉某前妻楊某敏名下擁有一套價值超459萬元的別墅和200余萬元的現金存款,其兄長劉某亦在短時間內先后開辦了鎮上最大的超市、火鍋店,還擁有一套價值200萬元的商鋪,有關異常情況引起了廣州禁毒部門的關注。經分析研判,發現毒梟劉某的前妻楊某敏和其兄弟劉某有掩飾、隱瞞毒資的重大嫌疑,后抓獲涉嫌洗錢罪的犯罪嫌疑人劉某和楊某敏,查封扣押涉案資金、不動產和車輛折合人民幣約800萬元。洗錢手法如下:

  用毒資購置固定資產。楊某敏在前夫毒梟劉某的指使下,用毒梟劉某提供的毒資先后以自己的名義購買別墅一套(價值459萬元)和商鋪一個(價值200萬元)。兄長劉某陪同毒梟劉某購買凱迪拉克SUV一輛,車輛登記在兄長劉某名下,由毒梟劉某出資購買和實際使用,然而兄長劉某辯解稱購車的資金來源于其經營的養蜂場分紅,但養蜂場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虛構債權債務轉移資產。在毒梟劉某被抓捕歸案后,兄長劉某教唆楊某敏簽訂虛假借貸合同和收條,并以楊某敏無法償還虛構的人民幣160萬元債務為由,要求楊某敏將其名下的某國際中心的商鋪轉讓給兄長劉某抵債。

  毒梟劉某被抓捕后,楊某敏與兄長劉某通過房屋中介低價變賣別墅,套取毒資。

  楊某敏伙同兄長劉某共同將毒梟劉某存入楊某敏名下的毒資通過地下錢莊多次轉賬后,最終轉向劉某親屬名下,以掩飾隱瞞資金來源與性質。其他手法還有:提供資金賬戶、使用他人賬戶對沖轉賬、掛失銀行卡刷卡套現、以債權人名義向債務人索要債務、經營火鍋店、投資經營養蜂場等方式轉移毒資。

  ★反洗錢部門發揮的職能作用

  協助摸排涉毒犯罪資產。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協助對6個涉案賬戶累計9.5億元交易進行反洗錢調查,迅速掌握了相關嫌疑人在廣東、云南兩省的銀行資產情況。

  查清毒資流轉鏈條。由于部分毒資通過地下錢莊轉移,為警方查清毒資流轉路徑帶來很大困難,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協助對該錢莊交易賬戶的3000余筆交易展開深入分析,協助查證洗錢資金鏈條。

  破解異地取證難題。由于該案涉及大量異地銀行賬戶且大量網點位于偏僻山區,增加了警方取證的難度,人民銀行反洗錢部門通過跨省協查指導金融機構提供電子版證據及相關文書,成為案件庭審的重要證據支撐。

  ★案例評析

  該案實現“零口供”的重要突破。該案在2020年判決,時間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之前,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明知”是構成洗錢罪的主觀要件。整個案件中的關鍵亮點,是兄長劉某從被逮捕到庭審現場自始至終都作無罪辯解,不承認其“洗錢”,但法院仍將其以洗錢罪判決,這為解決“明知”認定難題提供重要經驗。法院在審理案件時認為,盡管劉某全程堅稱“不知道”,但他很多洗錢行為是在公安機關給毒梟劉某發逮捕決定書以后才發生的,在這種情況下辯解稱自己對毒梟劉某犯罪行為不知情顯然是不現實的,因而最終認定兄長劉某犯洗錢罪。這為辦理洗錢案件時如何證明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意愿提供了寶貴經驗。

  該案是銀警深度合作發揮職能優勢的經典案例。通過多年探索實踐,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和廣州市公安禁毒部門近年來不斷深化合作,已經成功打造出情報共享、優勢互補、共同攻堅克難的合作模式,建立了互信互助的合作關系,為雙方不斷加大打擊廣東毒品和涉毒洗錢犯罪力度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在該案中,人民銀行聯合金融機構成立金融情報分析小組,通過發揮雙方金融情報職能優勢,從偵辦洗錢罪的線索發現、資金分析到調查取證整個環節為精準深挖洗錢行為指明方向,在協助公安禁毒部門偵辦案件、推動案件洗錢入罪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

相關閱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